首页  >  红色印迹  >  正文

郑伯克与西南联大地下党

2017-10-17 15:42:24  来源:云岭先锋网

郑伯克

西南联大是云南历史上的光辉篇章,谱写和铸就了中国近现代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除了是一座具有优良学术传统的高峰,西南联大同样闪烁着中国革命的光芒。在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郑伯克等革命先辈的带领下,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革命火种在这里越照越亮,最终点燃了第二条战线斗争的热火,推动了一二•一运动的爆发。

临危受命 革命南来

1941年,国民党当局不顾抗日大局,悍然发动了针对新四军的军事行动,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之后,国民党军统特务康泽率领一批特务到达昆明,准备大规模逮捕这里的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妄图建立昆明集中营。山雨欲来,一时间昆明的革命形式变得十分严峻。中共云南省工委获悉情报后,及时疏散了大批党员和进步分子,使党组织免遭了一次大破坏,粉碎了康泽的阴谋。

在严峻的革命形式下,1941年6月,受中共中央南方局派遣,带着周恩来的指示,郑伯克从重庆来到昆明,并担任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郑伯克来到昆明后,首先恢复了与云南地下党员的联系,并在充分了解云南党员和革命的情况后,决定对云南的党组织实行一条线的单线联系。在贯彻南方局指示精神的同时,郑伯克对云南地方党组织进行了深入调查,这为他领导西南联大地下党组织的革命活动奠定了基础。

重建西南联大党组织

“皖南事变”后,西南联大党员由56名降为10人左右,实际联系上的只有9人,郑伯克对他们实行单线联系,由自己和刘清、侯方岳等同志联系这些党员。在这个基础上,结合联大的实际,遵照毛泽东、周恩来“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郑伯克开始着手恢复和重建西南联大党支部。恰在此时,从鄂西、重庆、陕西、两广、南洋等地转入的部分党员来到西南联大,部分疏散出去的党员重新回归联大,使联大党员力量得到了加强,为联大党支部的建立创造了基础。

就在郑伯克准备重新建立西南联大党支部之时,1942年1月6日,一起由进步学生自发的“倒孔运动”在联大发生了,学生们上街游行示威。此时郑伯克正在护国路合作金库上班,忽然听到窗外大街上有学生高呼“打倒孔祥熙”的口号,他感到很震惊。认为这一行动与当时党组织执行“隐蔽精干,积蓄力量”的方针是矛盾的,不符合当前革命斗争形势。

于是,郑伯克急忙找到西南联大党员了解情况。通过联大学生党员何功楷,他了解到联大学生、原鄂西特委副书记马识途(原名马千禾)在这一运动中起了重要作用。郑伯克迅速与马识途取得联系,得知马识途是由于找不到党组织,没有接上组织关系,而又出于对孔祥熙的义愤,才积极参与了“倒孔运动”。

这次“倒孔运动”是由联大进步学生自发举行的游行示威,游行队伍还有与孔祥熙有矛盾的CC系和三青团等,还得到了四川和贵州地区大学生的响应。一时间掀起了反孔高潮,在国内产生了一定影响,但也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和不安。之后,蒋介石密令龙云“负责取缔,严于禁止”,后又派康泽来昆,企图镇压学生运动。事后,由于龙云的抵制,国民党当局和康泽的阴谋没有得逞,被迫疏散的马识途及其他进步学生重新回到学校。

经过这次“倒孔运动”,郑伯克充分认识到重新建立西南联大党组织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考虑到马识途在此次运动中的表现,决定成立由马识途为书记的西南联大党支部,由郑伯克直接领导。在马识途的建议下,支部吸收了中文系学生党员齐亮、何功楷等加入。这是“皖南事变”后联大重新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对于推动西南联大及昆明的革命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赵伶洁

35
相关热词搜索: 郑伯克西南联大地下党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