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大口述史  >  正文

陈有余:联大留下宝贵财富

2017-11-29 15:52:15  来源:云岭先锋网

在深秋的微雨中,穿过一二一大街上的天桥,来到云南师范大学的一处老宿舍区。93岁的西南联大云南校友会秘书长陈有余先生在家里等着我们。

“我和其他老校友也有一些时日没见过面了。除非有特别重大的事,平时我们都不大组织大家活动,主要是担心大家的安全问题。”陈老先生看上去不太健谈,然而在提起西南联大时,他似乎有了倾诉的欲望:“西南联大在昆明八年,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尤其是对云南的文化教育事业,影响是非常大的。”

西南联大云南校友会秘书长陈有余

特殊的行政架构

“我的老家在四川安岳。”上世纪40年代初,陈有余在家乡被抓了壮丁,辗转来到昆明。“那是1941年或1942年吧,我刚刚20岁出头。”在昆明生计无着之际,一位在西南联大总务处出纳组工作的四川籍老乡向他伸出援手:“1945年,他介绍我到西南联大总务处工作,我就去了,在总务处事务组。”

西南联大行政架构精简,只设常务委员办公室、教务处、总务处、训导处、工程处(建设处)等寥寥几个部门。因是三校合作办学,西南联大不设校长,而设常务委员。抗战期间,西南联大常委由三校校长梅贻琦、蒋梦麟、张伯苓共同担任,这样的格局一直维持到抗战结束后。1945年10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发布训令,聘请傅斯年为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常务委员,接替辞任的蒋梦麟;11月,常委会因梅贻琦、傅斯年两位常委转赴北京,决议请理学院院长叶企孙代理常委职务。

西南联大教务长、总务长、建设长、训导长等“四长”,则多由三校教授分别兼任或代理。据1945年5月制作的《西南联大概况调查表》所载,当年全校仅有职员173名。

“那时候学校条件非常艰苦,只保留必要机构。其他比如学生伙食,学校是不管的。西南联大的两个食堂为东食堂、西食堂,伙食都是由学生自己办。”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学生们自己筹集资金、采购食材、寻找厨工,凑份子办伙食。“学生组织自己监厨,费用按实际的花销核算,多退少补。食堂也不像现在这样,有地方坐着,那时候没有的。一间屋子,中间放桌子,各人就在边上站着吃。”还有学生在校园中的空隙地方开荒种菜,“以佐餐食”。

陈有余回忆,西南联大的职员薪水是按实物折算的。“我一月薪水是米若干,按当时的币值折算成国币发薪。但货币贬值太厉害,我们都是先把薪水换成滇币。因为滇币是半开银元(由云南自主铸造的银货币,是近代云南的主要流通货币),不易跌价。”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有余西南联大留下宝贵财富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