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大往事  >  正文

联大教授的出行方式

2017-12-13 11:48:35  来源:云南日报

抗战时期,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学校在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为了躲避日本飞机对昆明市区的狂轰滥炸,许多教授将家安在了远离校区的乡下,进校极为不便。岳南在其新书《梅贻琦传》中,为我们讲述了当时许多联大教授出行的细节,令人慨叹。

那时的联大教授,没有私家车,出行的首选就是公共汽车。当时的昆明,乘坐公交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国语言学奠基人之一的王力,当时在西南联大中文系任教,在回忆文章中,他用颇为幽默的笔法记述了当时乘公交车的种种不容易:一是车票钱增加了负担,往返的车资占了每日收入的一半;二是等车令人头疼:“比人约黄昏后的耐心还要大。目断天涯,但瞻吉普;望穿秋水,未见高轩。候车近日,有如张劭之灵;抱柱移时,竟效尾生之信。……半点钟不来,等一点;一点钟不来,等两点;两点钟不来,等三点。如果最后一班车突然宣布回厂,也只好等到明天。……有时候大雨倾盆,旅客们变了一群落汤鸡,仍然冒着雨,等着,等着……”三是买票如战争:“有些特种人往往不先买票,就从车窗爬了进去。原来先买票的还是傻瓜,只有先抢上车的是英雄。”四是车内的环境让人不堪忍受:“有一天,一个老头带了一罐不封口的菜油,车子一颠簸,弄得附近的五六个乘客的裤子都油油然利益均沾。”

为解决出行困难,教授们就开始想别的办法。其中最为独特的可以算是物理系教授周培元,竟然想出了骑马上课的办法。不知周教授在什么地方搞到了一匹马,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进城上课,被师生们戏称为“周大将军”。可是,骑马虽然威风,却也有潜在的危险:有一天,“周大将军”骑着马在路上走着,马突然受惊,仰头狂奔乱窜,一下子把“周大将军”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掉到了路边的沟里,差点儿送了命。有的教授为了省些力气,在路上碰到马车或牛车,会搭顺风车,但这有时也会发生危险,物理系教授吴大猷搭车的时候就出过事儿:“有一天我从岗头村搭一辆马拉的两个轮的板车去西南联大上课,马惊跳起来,把我摔下车到路旁。因为后脑受震,晕倒卧床差不多一个月。”

因为存在着这么多的出行困难及危险,所以,大多数教授都安步当车,步行上下班。一般情况下,授课教授大多是头天进城,在学校临时宿舍住一夜,第二天早晨上课,下午徒步返回,如有连课,则再住一宿,第三天返回。如在乡下相互间住得近,可结伴往返。于是,“联大校园又多了一景:早晨,诸位教授匆匆忙忙,甚至是气喘吁吁挟着包袱而来;下午,则看到较为从容悠闲地结伴回乡。”

步行上下班虽然能够锻炼身体,但也是很艰苦的事,一来教授们住的地方离学校都很远,如闻一多住在离学校二十里外的龙泉镇司家营村;王力也住在离昆明城二十里的乡下。二来“行路难”,吴大猷就曾回忆说:“因为躲警报,所以将上课时间安排在上午七时到十时,下午四时到七时。从岗头村走到学校要一小时,我住在岗头村,早上五点多钟就要起程,六点三刻左右到达,上完课又要赶回岗头村。累是不必讲了,穿皮鞋走石子路,一天两个来回共约二十多里,用不了几天,皮鞋就要打掌。更费的是袜子,不知穿破了多少双。那时,我有一条黄咔叽布裤子,膝盖上都补上了像大膏药一样的补丁。虽然学校里有人穿的好一点,但不论谁穿什么,倒也没有人感到稀奇。”

联大教师们出行的困难,折射出了那个时代的苦难。而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教授们却能克服种种困难完成教学任务、创造了抗战中的教育奇迹,这种刚毅坚卓的精神,应当发扬传承。

唐宝民(河北省巨鹿县地税局)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联大教授出行方式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