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色印迹  >  正文

70年前干部南下:千里“大输血”

2019-01-28 14:51:26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1949年2月,企之县(今曲周县)南下干部合影。

70年前,为支援全国解放,大批河北干部冒着没有散尽的硝烟,抛家舍业,背上行装扛起枪,浩浩荡荡向南方挺进,如同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输向南方新解放区,参加了接管、巩固新中国政权,支援南方广大新解放区建设的任务。这次调干南下,是中共中央根据革命形势的需要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因为人数众多、成建制输出、发挥作用巨大,成为中国革命史上的光辉一页。

南下号角吹响,千里赴征程

1948年9月,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会议,史称“九月会议”。会上,毛泽东提出:“战争的第三年内,必须准备好3万至4万下级、中级、高级干部,以便第四年内军队前进的时候,这些干部能够随军前进,能够有秩序地管理大约5000万至10000万人口的新开辟的解放区。”

按照“九月会议”方针,1948年10月28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准备五万三千个干部的决议》,将所需干部分配给华北、华东、东北、西北、中原五处,并对各级各项工作中负主要责任的干部、最低限度人数进行了规定,要求按比例分别列入。当时中央分配给华北的任务是17000人,后来增至21499人。

由于河北当时分属不同根据地,大致派出情况如下:冀南区南下干部约4000余人,组成一个南下区党委,书记王任重,队伍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冀南支队;冀东区南下干部约3000人,组成冀东南下干部总队,李楚离任书记兼总队长;太行、太岳两区南下干部约3000多人,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由书记冷楚带队;冀中区与察哈尔省合派干部近4000人,编为华北南下干部纵队第四支队,牛树才任书记;晋中、冀中、察哈尔、太行合计抽调南下干部约3000人,由书记武光带队。此外,渤海区一分区按华东局安排南下干部约1000人,热河省按东北局安排南下干部约2000人。

这些南下干部的最终去向大致为:冀南支队一部分去湖北,大部分去湖南;冀东南下干部总队去了湖南;长江支队去了福建;华北南下干部纵队第四支队进入皖南地区;晋中区、察哈尔省、冀中区、太行区抽调组成的南下区党委进入湖南;渤海区一分区组成的华东南下干部纵队渤海三支队进入浙江。

成建制配备,骨架输出

按照中央整体调出的要求,承担南下任务的各级党委政府要成建制确定南下干部人选。具体来讲,就是既有军事、党务、机要、政府、工农青妇,也有经济管理、财政、银行、贸易、通讯社及报纸等。各部门之间按比例配备,各部门内部还要有高层、中层、基层各个级别,以保证能够以这些干部为骨架,尽快构筑起新解放区的各级政府机构和党务机构,使各方面工作都能有人着手开展。

如何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各级党委在干部中先开展了系列学习活动,使党员干部坚定革命信念。冀中区十一地委的肃宁、饶阳、深县、安平等县,在组织干部学习文件、小组讨论中,采取了“比一比”的方式,即用南下比长征,用现在生活比过去生活等进行启发教育。太行六地委也在动员中用“比进步”的办法,提高干部觉悟。这些方式效果显著,在不少干部心中引起了共鸣。

此外,针对有些干部害怕过江后语言不通、水土不服等问题,各级党委政府积极回应、详细解答,有的地区还请以前的南下同志写信或做报告介绍经验,消除顾虑。对那些小富即安、斗志松懈的干部给予了批评。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纷纷带头表态要坚决报名南下,用实际行动影响带动了一大批党员干部。

投身第二故乡,忘我工作

干部南下的最大任务,就是有效接管国民党的基层政权,并把它改造过来,成为新中国的可靠根基。

城市接管,对大多数南下干部来说是个全新的挑战,即便如此,他们以严明的纪律,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的各项政策。每到一个城市,南下干部首先成立军事管制委员会,遵循“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管政策实行军事管制,同时联系群众,团结各界人士,建立各界代表会和工青妇等群众组织和团体,争取各界各阶层人士的支持。

南下干部在交通、邮电、金融、煤矿、电力等诸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除旧布新的措施,迅速稳定了经济秩序,并正确处理了劳资关系,保护工商业。一系列恢复和发展生产的措施,令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国民党反动派叫嚣的“共产党管不了城市”的狂妄预言不攻自破。

(摘编自2019年1月24日《河北日报》 周聪聪/文)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