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美文荐读】父母亲的那一碗豆豉果

2019-05-12 13:05:57  来源:云岭先锋网

自打记事起,每逢得空赶街,父亲母亲总会在街上买一碗豆豉果回家。这是二老的最爱,直性子的妹妹常调侃说“他们什么都会忘记,就是不会忘记买豆豉果...”,对豆豉果的那份爱可见一斑。

豆豉果,在我们昔马,掌握其制作要领的人不多,据说是用黄豆发酵而成的。平时多是太平镇或是临近几个赶街乡镇的傣族大妈拿来昔马卖的,在当时还是很稀罕的呢!

那时候,一家人聚少离多。在家的时候,他们二老总会相约上街,除了买日常用品和马掌、马掌钉外,总不会忘记买一碗豆豉果。回到家,母亲系着围裙给我们做饭,父亲边哼着小调,边在砧板上剁着小米辣,而后放好蒜、姜、芫荽、胡椒等作料,小心翼翼地搅拌着那碗豆豉果.....从篱笆缝里透射出来的一缕阳光,照在黏性十足的豆豉果上,配上昔马特有的红米饭,二老胃口大好。

一碗豆豉果,成了二老最好的下饭菜。

一碗豆豉果,也成了二老携手度过难关最好的见证!

上世纪90年代,上学读书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很多同龄小伙伴就是因为家境贫寒,没有完成学业。在昔马老家,二老拼力供我兄妹三人读书的事情一时传为佳话。别说三个,就是一个,也很吃力。他们省吃俭用,供我们读书,让我们如期交上各种学杂费用。对他们而言,清淡的生活,有一碗豆豉果就很满足了。

但,并不是每一个小伙伴都能如期交上学费。

我清楚的记得,隔壁家的小伙伴就是拿不出5角钱的本子费,他不好意思去读了(当然也有好多次因为没钱,拖着交费的因素)。这在我家完全是不可能的,日子再难,我们兄妹三人的读书学习总是排在第一位,学杂费的上缴从未拖过后腿。

开学前,二老便早早预备好了各种费用,只是有一次例外。三年级时,父母省吃俭用从表兄那买了头骡子,恰逢开学,积蓄所剩无多了。母亲硬着头皮去本家借,失望而归,还被调侃者说是“装穷,他们这么能干,怎差这三五两百?”,要强的她是怎样从那家人屋里出来的我们无从知晓,好在母亲的好姐妹解了燃眉之急。

自从借钱风波以后,我们更加珍惜难得的读书机会,更加发奋读书。就是去山上找马、找猪草,也在裤兜里揣上一本书。炊烟缭绕的篱笆房里,牛粪泥的墙上,贴满了我们兄妹三人的奖状......这是他们二老最引以为傲的事。

也许,是因为借钱的尴尬。父母除了更加努力干活做事,就更加节俭了。印象当中,他们二老是很少给自己添置新衣的,用父亲的话说,“我家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也就是因为节俭的缘故,母亲在我们上了初中以后,便开始学做豆豉果,做一小罐,便可吃上几个月。黄豆的成本也不少,加之保鲜期不长,做了几次以后便不了了之。

所以,对于他们二老算得上奢侈的,就是上街买一碗够味、够下饭的豆豉果!乐观的他们,从不言苦,携手度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

而今,父亲已故去15个年头了,我们兄妹三人都已成人,了却二老的心愿。

五一节晚上,陪母亲在芒市广场小走几步。不远处,轻快的音乐响起,一个身材消瘦却神采奕奕大叔在和舞伴跳着恰恰,回头率颇高.....

我望着他,呆了一会,脱口而出,“要是我大爷(父亲之意)在,该多好啊.....”,话在嘴边,不觉有些哽咽。

回望母亲,她刻意地扭过了头,依稀见到一颗颗晶莹在她眼角滑落。

是的,甘苦与共的枕边人,想忘怎么也忘记不了!

就像那碗豆豉果,那么的回味悠长!


谨以此文献给天底下最辛苦的母亲

祝节日快乐!

何成全

责任编辑:雷鸣

45
相关热词搜索: 美文父母亲一碗豆豉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5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