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云南最美基层民警】许昆丽:扎根边陲佤乡的“尸语者”

2019-08-27 16:53:14  来源:云岭先锋网

法医是一个神秘而艰辛的职业,与尸体打交道,为受害人伸冤,“死亡与血腥暴力”让生性如水的女性敬而远之,所以在这个队伍里,女法医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但有这么一个女孩,为了追求自己心爱的法医事业,大学毕业放弃了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毅然决然地选择做一名扎根边疆、默默奉献的女法医,不畏艰辛,服务为民。她就是云南省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公安局的女法医许昆丽,案发现场上的每一个蛛丝马迹都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她耐心细致,一次又一次恢复重建犯罪现场,让死者“复活”,让尸体“说话”。

“初生”法医崭露头角

许昆丽看似柔弱,实则十分坚强。她不远千里来到了云南省最为边远的少数民族聚居县城沧源,当时家里人都担心她无法适应这样偏远艰苦的工作环境,可不曾想她在法医岗位上一干就是10余年。谈到对许昆丽的第一印象,战友们最为称道便是:她的心中时刻装着使命,只要工作需要,任何时刻她都能够第一时间奔赴案发现场。2009年2月的一天,一男子因父亲酒后行为过激将其殴打致死,这名死者平日就爱喝酒,且酒后经常“惹事”,一直没有人报案。后来,村干部得知情况后才报了案。刑侦民警赶往调查时,死者儿子称其的确殴打过父亲,但并未将其打死。此时尸体的检验成了破案的关键,而尸体已经安葬,开棺验尸势在必行。在这关键时刻,许昆丽主动请缨,揽下了开棺验尸的任务,看着新法医是个小姑娘,领导及战友们都有了顾虑,怕她不适应,或是无力应对。“放心,我可以!”开棺验尸时,众人避而远之,而许昆丽没有退缩半步,初涉战场,没有手忙脚乱,更多的是沉稳细致,仿佛战线上的老兵,让领导及战友们消除了顾虑。不负众望,许昆丽寻找到了关键证据,击破了嫌疑人的谎言。

不顾安危,坚守边陲一线

沧源县地处云南省西南边陲,地形复杂,高山峡谷相伴分布,大部分乡镇、村寨交通条件较差,再加上本地佤族的风俗习惯,尸体的检验基本都“就地完成”,想在“舒适”的解剖室内操作基本不可能。面对简陋的验尸环境,许昆丽仍然细致、耐心、严谨的做好每一项检验。2010年10月,辖区南滚河自然保护区内发现一具尸体。现场需车程4个小时再加上步行3小时,由于现场是原始森林没有路,上山下坡一不小心就要摔跤,路程太远,吃饭也只能在现场附近简单的烧火做饭。来到现场,地势环境复杂,水流湍急,尸体已经高度腐败,只能就地尸检。许昆丽蹲在石堆上给尸体做检验,石头圆滑,稍有不慎便有掉落河中的危险,但她依然小心翼翼的专注工作。2018年9月,辖区班棚老寨公对叠山上发现一具尸体,许昆丽与同事驱车1小时后又继续步行爬山2个多小时到达现场。山路太险太陡,许昆丽体力不支休息了几次,同事们看着觉得心疼,纷纷伸出援手,她内心涌出了些许愧疚,咬咬牙继续向前方走去。到达现场时天色已昏暗,许昆丽在天黑前抓紧做了尸表检验。在这样一次次的艰险的现场勘查中,长期的坚持伴随的是磨灭不了的意志和与日俱增的坚韧。

抽丝剥茧,“琐细”重建命案现场

2012年3月,沧源县某村村民叔侄二人死在自家门口晒场,其家人称二人是打架相互将对方打死的。古怪的陈述、杂乱的现场、众多疑似的作案工具、没有可靠的人证,种种疑问只能靠现场勘察及尸体解剖来解答。

经过尸检发现,许昆丽通过大胆推测、细心求证,对现场所有的作案工具进行甄别,加上现场血迹的形态、分布等检验分析,逐渐还原了案件经过:一家人为了维护家庭成员逃脱法律的制裁,在民警到来前串好了供词,许昆丽用自己的专业技术和“火眼金睛”维护法律的尊严。

舍家为民,亲情亏欠无力弥补

干法医这行10余年,一个充满活力青春的小姑娘已经结婚生子成为一名光荣的母亲。2016年9月的一晚,许昆丽下乡检验尸体,在外执行任务的老公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过来却无人接听。尸检结束后,拨通丈夫的电话才知道女儿在家发高烧,爷爷奶奶不知道怎么处理,而爸爸妈妈却都在外执行任务……类似的事情一次又一次。每每勘完现场,许昆丽总要抽空偷偷对着电话不停安抚,因为有个小朋友想妈妈了;每每深夜才回家,院子里总会有一户人家灯亮着,因为有个小朋友在等妈妈。妈妈每次出发总是说走就走,而每次回家却总是左等右等,但女儿却从不会拉着妈妈不给走,因为她知道这是妈妈的工作......

因为工作地是远离昆明800公里的小县城,再加上公安工作的特殊性,回趟家实属不易,更不可能奢望在父母身旁尽孝。2018年10月,父亲离世。让许昆丽终究没能及时赶回见父亲最后一面,对于父亲的愧疚,她只能永远埋藏于心。

扎根基层,恪尽职守默默奉献

作为边疆县城仅有的一名女法医,许昆丽克服佤山交通不便、山路崎岖、雨天路滑等种种困难,默默地坚守在法医工作岗位上。法医岗位10余年来,许昆丽先后参与检验尸体550余具,进行损伤程度鉴定1000余人次,进行毒品检验6400余份、参与交通事故尸体检验220余次,采集录入DNA信息4500余份,出具鉴定文书4000余份。

除了法医这个身份外,许昆丽还身兼局里心理咨询师一职,她在日常工作中坚持为民警组织团体心理辅导活动,为心理评分较低的在押人员做心理咨询。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作为刑警队的一份子,许昆丽还主动参与到刑侦、审讯、抓捕等工作当中,遇有突发事件也总能够看到她的身影。

一路走来,许昆丽克服重重困难,一次次为案件的成功破获提供线索,为战友逐一攻破难题提供强大助力。刚踏足佤乡这片土地时,沧源佤乡地理位置偏僻、经济落后,交通不便,很多年法医岗位招录都是空缺,在许昆丽参加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全县只有2名法医。很多人奇怪,城市里来的女孩,又是重点大学科班出身,完全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甘愿来到这穷乡僻壤从事又苦又累的法医工作呢?她总说:“青春是短暂的,只有尽情燃烧才无愧于灿烂的人生。”也正如所言,她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朴实的本色,在她的心中,她对她的选择无怨无悔,她就像一朵在边陲的别样铿锵玫瑰,绚烂绽放。

(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公室供稿)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