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井冈山的经济斗争

2019-09-09 16:36:31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井冈山“工”字银元。

井冈山位于罗霄山脉中段,地处湘赣边界。自从毛泽东率领红四军来到这里,创建中共领导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以来,怎样对付敌人,怎样打仗,成了此地日常生活的中心问题。不过,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因如何筹措足够的、以粮草为代表的日常生活所需物资而产生的经济问题,其实并不比军事问题轻松多少。边界的党组织和红军与群众一道,为解决经济问题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并且培育出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

边界割据的致命伤

井冈山五大哨口内,人口不到2000,产谷不上万担。红四军初到这里时,人马不过千余,部队用粮难以长年供给。1928年4月朱毛会师后,部队人马骤然过万,用粮、吃菜、穿衣及医药等经济问题日益严重而紧迫。“除粮食外,每天每人只有五分大洋的油盐柴菜钱,还是难以为继。现在全军5000人的冬衣,有了棉花,还缺少布。这样冷了,许多士兵还是穿两层单衣”。由于作战一次,就有一批伤兵,以及营养不足、受冻及其他原因,官兵生病的很多。但山上医生和药品均缺乏,只能靠草医草药对付救急。有的伤病员得不到及时治疗,痛苦死去。

造成边界种种经济困局的原因,除了当地供给能力严重不足,红军所需粮食、现金全靠打土豪解决外,还与国民党反动派对边界厉行经济封锁政策,货物、金融不能流通有关。山里的丝、木、茶油、米、花生等农林产品不能运出卖钱,山外的食盐、棉花、布匹等日用必需品也进不了山,边界军民生活艰难。由于边界一度实行过左的土地革命政策,“连小资产阶级富农小商也在被打倒之列;又以大破坏之后,没有注意到建设问题,没有注意到经济恐慌的危机,以致造成乡村全部的破产”。乡村中的市场商店也遭到彻底破坏,一切日常用品无处可买,甚至连油盐也无法供应,引起老百姓恐慌。

经济没出路,不仅导致大量农民出走,也成为红四军主力下山、游击赣南的重要诱因。中共红四军前委书记毛泽东指出,红区白区间几乎完全断绝贸易,其影响及于一般人民,“贫农阶级比较尚能忍受此苦痛,中等阶级到忍不住时,就投降豪绅阶级”。所以,毛泽东在他为中共湘赣边界二次党代会写的决议中告诫道:“这个经济问题的解决,实在值得每个党员注意。”

民主主义与自力更生

红四军(及后来的红五军)是怎样应对这个最困难的经济问题的呢?

首要的当然是发挥党的作用,包括组织领导作用如“支部建在连上”,政治教育作用如阶级、理想、前途教育等。其次,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官长不打士兵,官兵待遇平等,士兵有开会说话的自由,废除烦琐的礼节,经济公开。士兵管理伙食,仍能从每日五分的油盐柴菜钱中节余一点作零用,名曰“伙食尾子”……这些办法,士兵很满意。

诚然,经济困难问题多因物资匮乏而起,除了依靠精神力量外,更多的还得通过寻求物质的获取来解决。在这方面,红军凭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很多人间奇迹,克服了很多实际困难。

粮食不够吃,他们把红薯、南瓜切成片、切成丝晒干,合着红糙米一起煮。为利于和敌人作长期斗争,他们往返几十里从山下挑粮食、背油盐、干菜到山上贮藏。没有菜吃,红军一面开园种菜,一面就地取材,山上挖竹笋、摘木耳,河里摸螺蛳、抓鱼虾,田里照泥鳅、盘黄鳝。这些劳动不只改善了伙食,还给大伙带来了喜悦和欢笑。

为支持武装割据,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红军依靠井冈山群众,利用战争缴获,兴办了不少保障军需民用的后勤机构。举其要者有红军被服厂、红军军械厂、红军石印厂、茅坪粮库、大垅硝盐坊、红军医院等。

调整政策,发展商贸

中共六大决议的传达贯彻,尤其是大会指出当前最危险的倾向是盲动主义和命令主义的警告,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调整对小资产阶级政策和商业政策,提供了理论依据;而因政策失当加之敌人严密封锁造成边界经济恐慌,则从现实需要方面,推动了根据地对上述政策的调整。这些调整固然反映在书面形式上,而更多的却体现在实际行动中。

1929年1月颁布的《红军第四军司令部布告》指出:“城市商人,积铢累寸,只要服从,余皆不论。”这几句话表明:第一,共产党和它领导的军队、政权,承认商人通过辛苦经营赚取利润是正当合法的;第二,商人只要服从共产党及工农政府的管理,缴纳一定的税,就可以放心做生意,而不必担心受到斗争惩罚。这显然有别于此前过左的做法。

同年由红四军军党部发布的《告商人及知识分子》一文,更具体地反映了对商人商业政策的拨乱反正:“共产党对城市的政策是:取消苛捐杂税,保护商人贸易。在革命时候对工商人酌量筹款供给军需,但不准派到小商人身上。”

循着调整过的政策策略思路,边界工农兵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发展根据地的商业贸易。如整治和辟建圩场,促进物质交流。毛泽东倡议、擘划了宁冈县大垅红色圩场的开建。大垅镇处赣湘数县交界地,在这里建圩场便于边界各县群众及商贩进行买卖交易,互通有无,调剂余缺。

此外,边界工农兵政府还在新城、睦村等地恢复了老圩场,开办了类似消费合作社的公营商业“公卖处”“公卖店”,出售打土豪没收的物品,以及战利品。这样做既充实了市面物资,又使政府和红军有所获利,减轻群众负担。

为扩大边界竹木等林产品出口,他们又组织了边界委员会、竹木委员会等机构,设法与商人建立生意往来,打通关节进行红、白区间的物资交易。这对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有积极意义。

铸造银元,山内流通

货币是人们进行交易活动的媒介。红军在井冈山根据地向群众购买粮油菜蔬等物品,既不能用国民党当局发行的货币,也不能用市场上大小商号推出的代金券,否则易被敌币扰乱边界金融,破坏边界经济,就只有自己另谋良策了。

当年,金属铸币如银元、银毫等,还是市场上的硬通货,尤其是银元,其信用高于任何纸币。红军手中有大量打土豪及战争缴获的银元、银饰品等,银元当然可直接用于交易,但用一点少一点,恐难以为继。于是,开设上井造币厂,利用银饰银器制造银元的设想,很快就在井冈山变为现实。

上井造币厂以火炉、风箱、熔银瓯等粗笨设备及模具,仿制墨西哥鹰洋。由于设备、工艺粗糙,做出的银元整体并不平正,而是凹形。为区别外间银元,这里的产品用钢錾打上了“工”“人”或“七”“八”“九”等字样。红四军军需处将它们等同“袁大头”,发给部队去用,但开始时信用并不好,群众怕用。红四军和边界工农兵政府于是广泛宣传,告诉群众这种银元是我们用银首饰制造的,不会假。同时允诺群众可以到“公卖处”“公卖店”购买货物,价值跟“袁大头”一样。慢慢地,群众相信并接受了,井冈山造银元遂在边界流通开了。不过,因为品相不怎么好,又是仿造,井冈山造银元从未在边界地域以外流通。

用手中掌握的银饰银器仿造银元,既解决了这些物件因不便分发给群众而产生的积压问题,又使红军手头多了硬通货,便于从市场内外购买生活物品,可谓一举多得。

井冈山根据地仿造银元的成就和经验,不仅有利于边界的经济斗争,而且为后来中央苏区铸造金属币提供了有益借鉴。

(摘编自《世纪风采》2019年第3期 曹春荣/文)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井冈山经济斗争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