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袁海毅  >  正文

大山里的“音乐小镇”【一跃千年——云南直过民族脱贫攻坚全媒体报道之拉祜族①】

2020-11-20 11:06:08  来源:云岭先锋网

(建议在WIFI下观看)

扛起锄头能下地干活,拿起吉他能唱歌跳舞。在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酒井乡老达保寨,这个100多户人家的寨子里生活着的全部都是拉祜族群众。80%的村民会弹奏吉他。

“吉祥的日子我们走到一起,共同把心中歌儿唱起来。蜜一样的幸福生活滋润着我,拉祜人纵情歌唱……”还未走进村寨,耳边就响起了欢快的歌声。

“我们寨子里的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身着拉祜族盛装,村支书彭娜儿和乡亲们一起弹着吉他,跳着拉祜的摆舞。芦笙舞、摆舞、无伴奏和声演唱、吉他弹唱……村民们手抱吉他、载歌载舞,整个寨子洋溢着欢快的节日气息。

1

寨子里,一栋栋典型的拉祜族风格干栏式建筑掩映在美丽的大山里,干净整洁的石板路通到了家家户户的门口,门前屋后一串串金黄色的炮仗花为村庄增添了一份暖意。

“几乎每天都会有游客来村子里,有游客的时候我们就演出拉祜族歌舞。大伙都有演出收入分红;没有演出的时候大家就上山采茶、下田干活。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幸福太多了!”今年42岁的彭娜儿说话之间,脸上露出了喜悦之情。

△唱唱跳跳中实现快乐脱贫

老达保寨到县城有43公里路程,如今已经全部建成柏油路面。“过去,这里全是‘水泥’路,一到下雨天就全是淤泥和积水。”彭娜儿回忆,在她小的时候,村民们住的都是茅草屋,路不通、电也不通。白天想在房子里找东西,都要点个“明子”(火把)。   

2006年以前,老达保村年人均纯收入仅1715元。那时,彭娜儿家有姐弟三人,儿时吃得最多的是包谷和野菜野果,还要经常饿肚子。一年到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得上一块腊肉。衣服都是姐姐穿了传弟弟,三个孩子换着穿。彭娜儿的母亲迫切地希望改变孩子们的命运。虽然家庭十分贫困,仍坚持让她和弟弟去上学。为了挣够学费,妈妈每天天还不亮,就要到山里挖野菜、摘野果,到了街天,再背到县城里去卖。

“每逢下雨的时候,路面又湿又滑,要走十几里路才能搭上去澜沧县城的班车。到了县城都快中午了,那个时候赶集的人都散了,野果要是没卖出去,就只能换些吃的……”回忆起贫困的过往,彭娜儿眼泪止不住地流。在这样的艰难境况下,彭娜儿读完了初中,成为了寨子里第一位初中毕业生。

初中毕业后,母亲坚定地要求彭娜儿留在家乡,即便嫁人也要嫁一个有文化的。“上学读书不能只是为自己,你要留在村里做个榜样,让我们族人都看到有文化到底有什么用。”母亲看中了一个从文山州来打工的汉族小伙。小伙高中毕业,有建筑手艺,人也朴实勤快,两人成家之后,留在了老达保。

△上山采茶

2

那时的拉祜族群众,长期生活在大山中,不但不会说汉语,见到外人都要躲起来。

2002年,老达保寨成立了村里第一个拉祜族艺术团。彭娜儿作为村里为数不多会说普通话的拉祜族村民,成为了村里对外沟通交流,向上级反映族人意见的“外交官”。

2013年6月,在县里的支持下,老达保成立了由全体村民持股的老达保快乐拉祜演艺有限公司,政府给老达保修通了柏油路,还在寨子里修建了演艺广场。有了脱贫致富的平台,村民们也开始自发编排《快乐拉祜》实景原生态歌舞。从刚开始零零星星的游客,到后来每周都有演出,来老达保的游客也越来越多。

△《快乐拉祜》演出

李娜倮是老达保最出名的歌手,也是演艺公司的董事长。《快乐拉祜》《实在舍不得》等脍炙人口的歌曲都是由她创作而出。李娜倮13岁就学会吉他弹唱,16岁开始创作歌曲。在她的带领下,当地拉祜族群众积极参加“双语”(拉祜语和汉语)培训,并学习吉他演奏。

旅游产业蒸蒸日上,可老达保的村民们却越来越犯愁。“我们这代人没文化,很多人小学都没读完,连账都算不清楚。”

作为老达保的第一个初中生,彭娜儿又当翻译又做导游。随着知名度的不断提升,老达保寨得到了很多到昆明、省外乃至进北京的演出机会。彭娜儿唱歌跳舞在寨子里虽不算顶尖,但协调管理,对外交流却成了她的强项。她在舞台上既能当领舞,又能做主持。

随着艺术团的名声越来越响,彭娜儿也曾坐飞机到了北京、上海、广州、辽宁等地演出。走出去带给老达保寨村民更多的骄傲与满足。

“过去因为贫穷,总是觉得没有文化,也找不到自信。”李娜倮说,“带着乡亲们到处表演,才发现原来我们民族的文化这么受欢迎,这份荣誉感也激励着我们不停地创作,我们都想要把自己的文化表现出来,传播出去。”李娜倮是党的十八大代表,在带领村民学习丰富多彩的民族歌舞的同时,她还被特聘为酒井乡勐根村完小的双语教师,教一至五年级的学生跳芦笙舞、摆舞、弹吉他,传授和传承拉祜族文化。

△“赶场”途中

3

作为村支书,走出大山的彭娜儿见识了外面的世界之后,慢慢有了新的想法:利用自己的民族文化,带领村民们一起脱贫致富。

村民李保以前曾是村里有名的刺头。经常喝酒的他,常在村里撒泼打诨。他的妻子则是艺术团里的女高音,常年在外演出。李保时常在酒后,以不照顾家里为由训斥妻子,甚至动手打人。彭娜儿等党员干部不断对他做工作,在党支部的带动下,李保也主动要求加入了艺术团,还成为了村民小组的副组长。

彭娜儿说,村民们发生这样的转变是因为管理机制的改变。目前村里的管理机制是采取“党支部+公司+农户”的形式,加入演艺公司的村民都是股东,每个季度,公司统计演出次数,党支部考核参与公共事务的积极性,然后根据得分进行分红,表现不好的就会被公司除名。

在舞台上,从懵懂孩童到耄耋老人,都能登台演出。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来到老达保,体验“音乐小镇”的艺术气息。每次演出的收入分配,从演艺公司的董事长到普通村民都是一个标准,平均分配;仅参加一两个节目的配角和许多节目都出场的主角,收入相同。

“就算有些老人已经跳不动芦笙舞了,只要他参加唱一唱,都会有一份收入,这是我们拉祜族的传统。”彭娜儿说。

△老达保几乎全民是演员

4

今年,除了在演艺公司工作,务农收入之外,彭娜儿家里又多了一份收入。她已经在家里开起了客栈,8个房间的客房温馨舒适,房间里安置了新床新被新彩电。如今,彭娜儿家里以前欠下的贷款都还清了,新房盖起来了,原来的贫困户一跃成为小康之家,家里两个孩子也都在村上和镇里读书,成绩优秀。

“老达保只有6人在外打工,因为老达保是一个充满歌声和快乐的村子,村里人干活、唱歌、跳舞,还有收入,大家都留恋这个村子。”彭娜儿说,原来在浙江温州打工的村民李玉兰,辞了工作回老达保当节目主持人,原来喜欢喝酒的青年李扎思学会了吹芦笙,成为芦笙舞的主力队员。

老达保的村民们在唱唱跳跳中实现了快乐脱贫。2016年8月,公司被确定为全国“公司+农户”旅游扶贫示范项目。2018年,老达保民族文化助脱贫选题入选联合国“中国扶贫成就展”。2019年底,老达保村民小组农村经济总收入达540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1240元,90户398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近年来,村民还把拉祜族歌曲唱上央视舞台、唱进国家大剧院,甚至漂洋过海唱到了国外。

△跳起喜悦的舞蹈

如今,老达保村再无不让孩子读书的现象,九年义务教育完成率达到百分之百,先后出了8个大学毕业生,在读的还有6人。

“充满信心跟党走,我们共筑中国梦,脱贫致富奔小康,拉祜儿女齐欢唱!”这首《颂党恩》,如今经常回响在拉祜山乡。脱贫致富、追求美好生活愿望的种子,已深深种在拉祜族群众的心里。

彭娜儿说,拉祜族人做梦也没想到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一定要把拉祜歌舞代代传承,快乐拉祜一直歌唱快乐生活。

云岭先锋全媒体策划

记者 袁海毅 王学勇 郝亚鑫 通讯员 王子璇 周青青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