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教子学《诗》《礼》,孔子在开小灶吗

2020-03-25 10:22:35  来源:解放日报

先秦诸子对中国古代的社会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诸子学说甚至成为人们生产生活的灵感来源。国人历来重视家庭教育,结合诸子著述、探求基本经验,有助于深入理解这一源远流长的传统。

儒法兼取仁与严

构成家庭教育两条路径

在先秦社会,君王、贵族和平民的家庭教育,在内容和理念等方面存在差异。

诸侯、国君主要接受治国方略和君德的培养;贵族则围绕立身处世、保全家族和维系世卿世禄地位等目的,教导子弟学诗礼、忠君主、尊长上,做到谦恭勤谨、去奢戒骄;平民家庭的子弟一般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君王家”,以功名求利禄,从而实现社会身份的上升与转变。

尽管不同阶层的家庭教育内容有别,但先秦诸子还是提炼了一些教育原则。如强调家国一体,要维护社会秩序和家园国土的稳定,要以礼规的形式对成员行为进行引导和约束。由此,一些符合家庭需要的道德规范甚至惩罚措施应运而生。继而,后世逐渐形成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的“五教”。其中,孝慈被视为“五教”的核心。

这一时期,孔子崇尚周礼且推陈出新,提出以仁为核心的道德规范,强调孝悌为仁之本的家庭伦理教育理念。孟子承孔学,倡导仁政,明确家庭伦理关系中父子、夫妇、长幼之间的亲别有序。

荀子崇礼法、重仁义,提倡在家庭教育中强调中和、孝慈、宽恕、诚信、恭敬、礼让、自强、廉俭、节制等。墨子则强调兼爱,尤为提倡忠、信、孝、慈、节。

道家虽主张自然无为,但视仁义为立人之道,依然认同家庭教育中的孝慈、诚信、谦虚等规范。兵家出于实际需要,着重提倡忠、信、仁、义、智、勇。

法家在家庭伦理教育中与儒家所取方式有别,但二者在本质上可谓殊途同归。韩非子出于对人性的深刻认识,抛去孔孟脉脉温情的仁爱面纱,强调家教当以薄爱、用严为原则。厚爱不能治家,乃在于人性多是受宠便骄、得势便横,承认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故要以法为教,家庭成员的行为亦不能超出法度之外。

总的来看,先秦诸子的说法侧重不同,但彼此主张有共通之处。这从侧面说明,虽然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动荡、异说纷纭,但仍能保留相对稳定的家庭伦理秩序和理念。特别是,儒法兼取仁与严,恩威并重、互为补充,构成中国传统家庭教育的两条路径。

孔子“诲人不倦”

慈母促儿“贵而不矜”

诸子著述中,最为知名的当属《论语·季氏》中的“庭训”一则。

其中记载,陈亢问孔子的儿子孔鲤:“你在老师那里听到什么特别的教导吗?”孔鲤回答说:“没有。有一次,父亲问:学过《诗》没有?我答:没有。他说:不学《诗》,就不懂得如何说话。我就回去学《诗》了。又有一次,他问:学过《礼》吗?我答:没有。他说:不学《礼》,就不懂得如何立身处世。我就又回去学《礼》了。我只听到过这两次教导。”

陈亢高兴地说:“我问了一件事,却得到了三点收获:其一,懂得要学《诗》;其二,懂得要学《礼》;其三,知道君子不对自己的儿子有偏爱。”

唐以前的古注和朱熹的集注都提到,陈亢怀揣私意,认为孔鲤系孔子之子,应该会有“开小灶”的机会。然而,透过孔子与孔鲤的问对,生动展现了孔子的高尚为人与家教原则。他对自己的儿子没有过多的偏爱和私厚,甚至还远远不如教导平民弟子们来得“诲人不倦”。

不同于孔子的“有教无类”,先秦时期的士人阶层为防止出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情况以及改变“位尊而无功,俸厚而无劳”的状况,在家庭教育上也有自己的一套原则。

春秋时代,鲁国大夫文伯之母敬姜亲自纺丝绩麻,以引导儿子勤于政事。敬姜认为“君子能劳,后世有继”,即君子应该做到贵而不矜,才能成才和有为。

战国时代,田稷之母要求田稷“修身洁己,不为苟得”,提出“不义之财,非吾财也;不忠之子,非吾子也”的观点。原因是田稷之母得知儿子受下吏之金百镒之事,一方面严肃批评儿子,另一方面又心平气和地向他讲明道理。田稷羞愧难当,不但归还所受之金,而且还向国君请罪,知耻而后勇,终成齐国贤相。

至于说孟母为子寻求良好的教育环境而三迁其居,还因子废学而引刀自断机织,促使孟子幡然悔悟,在民间更是广为传颂。乃至于西汉王陵之母为巩固其子效忠刘邦的志愿,不惜伏剑自刎,更是无不彰显了家庭教育的独特魅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敏

23
相关热词搜索: 教子孔子开小灶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