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玻璃人”周绍山,用勤劳的双手和感恩的心对抗贫困和命运!

2020-05-18 10:01:40  来源:云岭先锋网

周绍山的父亲周兴雄,68岁,已瘫痪35年,图为在新家拍摄。

今天要说的故事,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他叫周绍山,腾冲市界头镇水箐社区脱贫户。今年42岁,生下来就有遗传性脆骨病。3岁时,第一次发病,至今已发病20多次;7岁时,父亲下身瘫痪;9岁时母亲不幸去世,留下他和3岁的妹妹、瘫痪的父亲……如今,他身高只有1.5米,体重81斤。然而,他并没有向命运屈服,就像他名字中的“山”字一样,挺起脊梁,活成了大山一样的硬汉。

“脆骨病”,医学术语称之为成骨不全症,只要轻微的外力和磕碰,就会造成严重的骨折或出血,容易频繁受伤,而伤愈后又很容易旧伤复发,因此患者也被称为“玻璃人”。

这样的病十分罕见,发生率约为十万分之三,可这样的几率偏偏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搬迁,从困境走向新生

图为2016年前,周绍山在老家时拍的的全家福。左一为大儿子,左二为妻子龙金招,右一为小儿子。

周绍山的老家在原腾冲县界头乡水箐村。“箐”,字典的解释泛指树木丛生的山谷。水箐,历来都是界头镇最穷困的村寨之一,那是大山深处一个偏僻冷凉的贫瘠之地,距离最近的集镇桥头街都有8公里的山路。公路通车也不过才几年。那里山高路远,田地稀少,村民们住山种坝,但可耕种的水田山地却也少得可怜。这对于祖祖辈辈从土里刨食吃的农民来说,生存是倍感艰辛的。水箐最大的优势只是生态环境良好,是现代人眼中所谓的世外桃源。这也成了周绍山这辈子靠山吃山、赖以生存的根基。

2013年底,周绍山家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2016年底,水箐社区整村搬迁到了界头镇桥头街片区,这里坝子平坦,交通便利,政府规划了易地搬迁的安置点,累计出资21万元帮助他盖起了新家。2019年底,周家已宣告脱贫。

从小懂得孝顺的孩子给爷爷捏背。

今年5月,记者两次前去采访周绍山。走近他的新家,一幢崭新的木楼房矗立在眼前,但面墙还没有镶砌,只是用砖头随便码砌了一人高的临时围墙,大门也还没有,敞亮的出口显得格外宽大,周围邻居的新房没有一家还是这样的了。走进去,左右后三面围墙的墙面也没有刮浆上灰,一楼的装修已经能够遮风避雨,看上去还挺讲究,可二楼却仍然是空空荡荡,也见不到厨房,廊沿的一角凌乱地摆放着一些简易的炊具和碗碟。这一切似乎和新房子有些不相称。无不透露着周绍山这户建档立卡户搬迁后,虽然已经解决温饱,却也已无力再继续修建完善的实力。享受了政府的建房补助,一家人建房起屋,在集镇上扎下了根,也完成了山里到集镇的跨越,但因为先天条件特殊,周绍山的家并不像周围邻居那般华丽,但也还算规整干净,满足了基本生活需求。

廊沿上躺着一位老汉,见客人进来,艰难地挣扎着撑起上身来,笑呵呵地和客人们打招呼、聊家常。这是周绍山的父亲,今年68岁,33岁那年因患病下肢瘫痪,至今已35年了。

周绍山在蜂场的工作照。

30多年没有走出过大山的老人,习惯了在老家用双手支撑爬出爬进的日子,对于新环境新家园,老人既向往又恐惧,当初还是村干部帮忙背下来的。新家的廊蹬和门槛制约了老人的行动,不像老家那么平整方便,也不像在老家时经常有人过来聊天解闷,不适应新环境的老人为此还痛哭了一场。细心的村干部又帮忙制作了三角型缓坡状的渡人梯,连接在门槛内外,方便了老人爬行出入,还动员村里的老人隔三差五地去陪伴老人闲聊,老人这才慢慢有了笑容,安心住了下来。“没有政府多年来的各种帮助,没有儿子儿媳的照顾,我早就死了几回了。”,老人平实的话语里有感恩,说这话时脸上是挂着笑容的,没有眼泪。“苦死累活地咬牙苦干,多少年眼泪泡饭的穷日子都熬过来了,现在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该流的眼泪早就流干了,我以后要天天笑着过。”艰难困苦的岁月铸就了老人的刚强与不屈。

家里中堂前设立了杂货架,陈列着烟酒糖食等日用百货,那是村干部帮助他在家里开办的杂货店,既方便了村民又增加了他的收入。有时家里没人,来买东西的村民会自己取走东西,留足货款,不会多拿也不会少给。有的村民甚至会特意绕道来他家买东西。周绍山说:“我明白大家都在帮助我,我也会公平公道地做生意,彼此都很诚信。”采访间,时不时有村民进家来买东西。有个叫胡有庆的村民来买周绍山养殖的生态蜂蜜。品质一流的野生蜂蜜,如今市面上早已卖到了120元一斤,他却依然只卖100元一斤给胡有庆。“你3斤蜂蜜不就少赚了60元吗?不觉得亏吗?”记者问他,“都是熟人寨邻的顾客,大家平时也对我家有许多关照,我也念着大家的好,想着要回报乡亲,不亏啊!”周绍山朴实的话语里流露出真挚与感恩。

庭院一角摆满了纸盒、塑料等废品,那是他妻子龙金招捡来的,还没有来得及变卖。闲谈间,只见她又扛着一大捆废塑料袋进了家,早夏的大热天赐予了她一脑门的汗珠。村委会给她找了一份清扫街道的公益性岗位,每月400元钱,她每天总是尽心尽力地干好,风雨无阻。见到听到的这一切,似乎又和新房主人的生活际遇极为相配,无不透露着一家人奋力打拼好日子的努力和追求。

尽管在见到周绍山之前,记者就已经听说了他的许多传闻。但真真切切地和他近距离接触交流之后,这个家庭的不幸和苦难还是超出了的想象;这个男人的坚毅和豁达也令人深深地折服。

疾苦,从他降生开始

1978年2月10日,周绍山降生于原腾冲县界头乡水箐村一个清贫的山村人家。只可惜,他没有普通小朋友那般无忧无虑的童年。回顾这个男人的成长就是一部苦难史,命运一次次同他开玩笑,出生即带遗传疾病,第一次发病时他才3岁,至今42岁已发病20余次。他7岁那年,父亲下身瘫痪,家里的经济来源轰然倒塌。好在还有母亲,他们一起种地和照顾父亲,维持着最基本的家庭生活。但这样捉襟见肘的生活,也没能坚持多久。母亲没能承受住接连的打击和生活的重压,他9岁那年,积劳成疾的母亲不幸去世,留下他和3岁的妹妹、生病的父亲。最后的一点依靠荡然无存,几乎一夜之间,家不成家。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会崩溃。可周绍山没有选择。还在读三年级的他,突然就成了一家之主,被逼担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才9岁啊!其他这样年纪的孩子,还在父母的庇护下快乐成长,可他却被迫早早成年了。他再也无法读书了,3个老幼病残的人如何生存,成了这个少年必须思考必须承担的沉重问题。最艰难的那10余年真的是不堪回首,努力活下去的日子真的不是语言能够描述。跌跌撞撞地一路挣扎着走来,直到20岁,他才知道自己是成骨不全症患者,几乎治愈无望。

不屈,他同命运抗争

苦难逼人成长,为了照顾家庭,常常天还没亮,他就要起床为一天的生活早早做准备,准备好父亲的饭菜,然后背着妹妹或下田干活;或上山砍柴;砍剥构树皮(可造纸)变卖,寻觅能换钱的山货。小小又稚嫩的肩膀,在磨练中也变得越来越坚强。周绍山干遍了苦活累活,只为一家3口可以糊口。为了生存,他还自学了竹编、养蜂等技能,硬是用一双手撑着地面养活了全家。竹篮、竹帽拿到集市上换回必需的盐巴、衣物,肉食却连想都不敢想。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和缺乏休息,一度让周绍山本来就有疾病的身体不堪重负。可即使生活再难,他也从未放弃过希望。

养蜂一开始也屡屡失败,直到婚后几年,随着两个儿子的降生,家庭负担越来越重,他才决心要学成养蜂技术,努力撑起更艰难困苦的日子。2005年参加了乡里组织的养蜂技术培训,才慢慢摸着了门道,有了零星的收益。2000年他22岁,家里依旧是一贫如洗,没敢想过成家的他,经人介绍,邻村一个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姑娘龙金招嫁给了他。犹如田螺姑娘一般的妻子进了寒门,给了他无法言说的幸福和希望。随着大儿子、小儿子的出生,更是给全家人带来了更多的欢乐、更大的希望。

可是上天并没有眷顾这个家庭,没过几年,大儿子查出同样患有成骨不全症(已手术11次)。周绍山短暂痛苦后又坦然接受了现实,他干活更加起劲,白天照料蜂场,晚上编竹篮,剥构皮,他用残缺的身体扛着生活艰难前行。又过了几年,小儿子也呈现出成骨不全症病状,所幸没有大儿子那样严重(已手术2次)。一系列的打击加身,周绍山只能默默承受,只能更加拼尽全力,夫妻同心撑起这个家。

自强,他用行动诠释了人穷志坚

“人可以穷,但不能没有志气”。周绍山是养蜂好手,他的蜂蜜全是原生态的,特别受人青睐。但他从不会为谋利掺假,连加糖都不肯。“七、八月下连天雨时,蜜蜂无法出窝干活,喂点糖是必须的,但只要喂过糖,几个月里我都不会取蜜。每年只在12月和来年的3月分别取一次冬蜜、一次春蜜。”如今他的野生蜂场常年维持在20多箱,一年约有180多斤蜂蜜,可换回18000多元。他卖蜂蜜的往事至今仍然为人称道,曾经有个外地客户订购了两瓶蜂蜜,运输途中包装出现破损,他二话没说重新发了两瓶,别人说这是快递的责任,他憨笑着说快递也不容易;2017年,有收购商口头约定了价格,后来蜂蜜市场价格上涨,周绍山还是坚持按原价出售,很多人说他傻,他说钱可以再赚,但诚信是老一辈传下来的不能丢,周绍山的“傻”劲也为他赢得了客户的信赖。

2003年,结婚3年多的他,当初结婚欠下的16000元尚有几千元没有还清,小儿子刚出生不久,家里总共6口人,搬迁前老家那个小组共有12户人家。苦于交通不便,乡亲们自发地想筹资修一条3公里长宽3米的土路,核算后每人约1000元集资才能修成。当时国家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只要有一户人家凑不齐,有可能就修不成这路。为了不拖后退,周绍山硬是咬牙又借了6000元,如期和大伙一道修成了这条脱贫路、希望路。

可是过了几年,新的磨难又降临了。在2013年至2018年的连续五、六年间,大儿子多次发病住院,小儿子也住院两次。历次的医疗费用接近20万元,新农合报销大部分后,他家又自费了8万多元看病的生活费、车旅费、不能报销的材料费。旧账未清又欠新债,周绍山一样咬牙扛了下来。

2016年和2018年可能是近5年来他最艰难的三年。2016年初,出嫁的妹妹突遇车祸离世,留下了年幼的女儿。从小相依为命,兄妹感情极深,周绍山痛入骨髓,哭不出声来,生活又一次深深地刺痛了他。2016年底搬迁迫在眉睫,为了不拖了大家整村搬迁的后腿,买新地基要花6万元,买房子木料要5.6万元。当时还不知道政府能够补助多少,多年为孩子们治病,积蓄一空还负债累累的周绍山一下子又借债10多万元,如期和大伙一道搬了这脱贫之家、希望之家。没想到,2017年和2018年大儿子又连续两次做大手术。雪上加霜,生活一次次将周绍山逼入绝境。想尽了办法,他还是坚挺着扛了过来。

就是这样一道道地艰难迈坎,一次次地负重前行。周绍山从来都是这样硬气、这般的苦熬。儿子从小懂事早熟,孝顺爷爷和父母,都想着早日读成帮衬含辛茹苦父母,关爱这个清贫而不失温暖的家,从小读书学习上进,如今一个读高中二年级,一个读职高二年级。因为孩子是他唯一能看到的希望。“我这一代就是因为不得读书,吃尽了苦头,我就是苦死累死,我也要供他们读书,让他们成才是我的梦想。”虽然并不清楚读书可以带给自己什么,虽然那个希望遥遥无期,可供应两个孩子读书依然是支撑他的全部力量。他可以承受住一切厄运,可以忍受生命中的任何疾苦,可他就是无法接受梦想落空的现实。外边的世界比想象中还要美好,他希望他们都可以看到。他用生命在供儿子们读书,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啊!这对于很多人而言不可思议,却是周绍山经历的真实人生。

感恩,在这个家庭延续

2018年7月,大儿子第11次到医院治疗,此前已经多次骨折,耗尽了所有积蓄,幸得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捐款,帮他渡过了难关,入住的腾冲市东方医院医护人员爱心捐款就有16190元,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事后周绍山将捐款名单做成巨幅海报张贴在医院门口,他说:“别人可以不看,但我必须这样做。”他叮嘱儿子,“你的命是这些人给的,将来有机会你要想着报答他们”。两个儿子也很争气,深知家庭艰难,在校学习格外刻苦。2018年9月,大儿子初中升高中达到了腾冲五中分数线,但是考虑到生活开销和家庭状况,选择了在家乡的腾冲七中就读,周绍山和学校约定:如果儿子学习名次在入学基础上有提升,请求学校减免一切费用,如果下降了,我就算砸锅卖铁费用自理。结果高一结束时,大儿子成绩上升到年级组17名,学校兑现了承诺,周绍山挺直了腰杆。

未来,他充满了希望

“将来肯定会好的”,这是周绍山挂在嘴边的话,谈到未来,他眼中充满了坚定,他深情地说,要是没有党和政府帮扶,没有乡亲们及热心人帮助,像我这样的家庭根本就生存不下去,我们也不能拖国家后腿,将来的路还是需要自己走。他想在蜂蜜上拓宽销路,今年再多养几个品种,等将来蜂场规模扩大的时候,叫上社区的贫困户一起养,传授给他们养蜂的技术。

几次接触下来,记者被这个家庭深深感动着,觉得所有的同情都是多余,站在眼前的他虽然身高只有1.5米,体重81斤,却分明是一个高大的汉子,周绍山就如同是一座需要仰视的山。

还有很多的细节令人动容,他的家总是干干净净的,他的两个孩子会给爷爷洗脚、捶背,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他的墙壁上挂着一面小红旗...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无形中践行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为“自强、诚信、友善、感恩、乐观、向上”是希望的火苗,鼓舞着自己,也感染着他人;虽是苦难缠身,却从未放弃希望;虽是平凡生活,却处处彰显伟大;虽然骨头脆弱,但却硬气十足。

一个人活着,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一个人活着,不断在挫败中成长;一个人活着,有时不仅仅为自己。站住了是个人,有情义有担当,无依无傍我自强,这一身傲骨敲起来铮铮的响。集百花酿好蜜,要让这世界都甜、都香。这就是周绍山的人生写照!

如果换一个人经历他的人生,也许早就对命运缴械投降,自怨自艾的过完下半生。但周绍山赋予了人生不同的注解。让人热泪盈眶的是,他不仅改变了自己,还用自强、善良、诚信温柔了这个世界!

腾冲市融媒体中心记者 龚祖金 通讯员 聂凡骏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玻璃周绍山靠着一样硬骨汉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