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那些不为公众熟知的防疫先驱们

2020-06-30 10:22:28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百年疫苗 ——那些不为公众熟知的防疫先驱们 (上)

1980年春,84岁的齐长庆。

1911年12月24日,佩戴双龙宝星勋章的伍连德。

中央防疫处工作人员在天坛神乐署为儿童接种疫苗。

1939年昆明中央防疫处的实验楼。

当前,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疫苗被称为“战胜新冠病毒的根本之策”。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称,中国已有4种灭活疫苗和1种腺病毒载体疫苗获批开展临床试验,总体研发进度与国外持平,部分技术路线进展处于国际领先。6月19日,世卫组织发布消息,全球有3个新冠疫苗很快将进入三期实验,其中就包括来自中国的疫苗。

这并不是中国疫苗第一次在全球“领跑”。2009年,中国就曾用破纪录的时间研制出甲型H1N1流感疫苗,比欧洲的制药巨头们还快。

从1919年北洋政府成立中央防疫处算起,中国疫苗从零起步,到如今跻身世界“第一方阵”,足足奋斗了一百年。回顾历史,这是一支闷头打胜仗的队伍,他们从不张扬,却不声不响地把一个个瘟神收进了“魔瓶”。

伍连德、齐长庆、汤飞凡……虽然有些名字不为公众熟知,但这些防疫先驱贡献卓越,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都有不甘宿命的勇气和与疾病一战到底的决心。

“有备无患之计”

瘟疫与人类的战争由来已久,很长时间里,人类都是失败者,直到疫苗发明,人类才夺回主动权。

1885年,当一名被恶犬咬啮濒临死亡的男孩被送到实验室时,巴斯德大胆使用了尚处在实验阶段的疫苗,约瑟夫·梅斯特成为巴斯德救下的第一个狂犬病人。后来梅斯特一直在巴斯德研究所做门房,1940年,当德国士兵勒令他打开通向巴斯德墓室的大门之时,梅斯特为了维护巴斯德的尊严不惜自尽。

狂犬疫苗是人类发现微生物世界后,研发的第一个现代疫苗,由此开启了疫苗研发的黄金时代:1879年,霍乱疫苗诞生;1881年,炭疽疫苗诞生;1882年,狂犬病疫苗诞生;1890年,抗破伤风疫苗诞生、白喉疫苗诞生;1896年,伤寒热疫苗诞生;1897年,抗鼠疫疫苗诞生……

以法国的巴斯德和德国的寇霍为代表的一代微生物学家,陆续发现了大部分细菌类致病菌。寇霍的学生北里柴三郎还发现了鼠疫和破伤风的病原菌,人称“东方寇霍”。

中国虽然是古典疫苗之乡,早在北宋真宗时期就有了种痘术(把天花患者结的脓痂碾成粉末,吸入鼻子),但在现代疫苗技术上,却大大的落后了。正如鲁迅先生所写,19世纪初治疗肺痨还停留在吃人血馒头的阶段。

1910年10月,东北鼠疫暴发,疫情如江河决堤般蔓延,横扫东北平原。幸亏剑桥博士伍连德受任东三省防疫处总医官,他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疫手段,解剖尸体、隔离治疗、铁路检疫、火化尸体、发明口罩,不到4个月就扑灭了这场夺走6万余人性命的灾难。如果不用现代医学手段,这场疫病夺走的生命将不是6万,而可能是十倍、百倍。

1911年4月,来自英美等11国的34名鼠疫专家齐聚沈阳,召开“万国鼠疫大会”。年仅31岁的伍连德因为首次发现并分离出肺鼠疫杆菌,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副主席是号称“东方寇霍”的北里柴三郎。

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也是世界上首次由华人担任大会主席的学术会议。对此,梁启超评价:“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会议对伍连德给予高度评价,却给清政府一个“下马威”:会议以决议的形式敦促清政府:“应该尽一切努力组织一个中央公共卫生部门,特别是有关管理和关注将来发生的传染病的。”

外国专家为什么要管清政府的闲事?他们发现清政府对付传染病的能力太低了,如果再不设立一个常设的防疫机构,无疑将重蹈覆辙。

这个“敦促”尚未实现,就爆发了辛亥革命,也就没人顾得上此议了。1916年北洋政府颁布了中国第一个《传染病预防条例》,按说应该有一个机构与之配套,但因为权力分配与经费扯皮等原因,又作罢了。

瘟疫可不会因为官员不作为就放慢脚步,果然, 1917年末绥远、山西发生鼠疫的消息传到了北平。这是一条迟到了4个月的消息,早在9月,绥远就有人因感染鼠疫而死,但没有人上报,直到12月死了3个外国传教士,才被北平报纸披露。

伍连德临危受命,再赴一线,没想到,他那套行之有效的措施,这次竟完全行不通。在太原,山西军阀阎锡山害怕北洋政府借防疫之名削弱其势力,巧言阻止北平派出的防疫队伍进入;在绥远,因为听说伍连德要解剖尸体,愚民放火烧了防疫公署,伍连德差点被烧死,地方官员则庇护凶犯。无奈之下,伍连德只好以“心病”为由被迫辞职。

这场死亡3万多人的瘟疫,随着天气转暖而告终。北洋政府终于意识到,防疫如同打仗,一是要有一支专业队伍,二是要有“武器”,也就是疫苗血清等生物制品,二者缺一不可。

为扑灭绥远鼠疫,北洋政府曾以盐税抵押,向外国财团贷款100万银元。疫情结束后,经费尚有结余,与其上缴国库,倒不如把伍连德和一帮公共卫生专家一直嚷嚷着要成立的中央防疫处建起来。

于是,内务部发表文告说:“查疫病传染为害于民生者甚烈。东西各方对一切传染病,莫不专设机关研究防治之法,以为有备无患之计。吾国自昔年东北三省发生鼠疫,国人生命财产损失至钜。去年绥远一带鼠疫传至腹地,经多方防范幸早救平。惩前毖后,应亟筹设中央防疫处预筹防范。”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中央防疫处于1919年3月在天坛神乐署正式成立。

与发生在1919年的诸多大事相比,它的成立可谓悄无声息,但它却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的防疫机构,第一个疫苗血清的科研、生产机构,是科学防疫的开端。

伍连德是中国第一个常设防疫机构——北满防疫处的处长,现在很多文章想当然地说他是中央防疫处的第一任处长,其实不然。北洋政府并没有让技术官僚主管防疫,而是由内政部卫生司司长刘道仁兼任此职。

很快,国内免疫防疫方面的优秀人才,如俞树棻、金宝善、陈宗贤、陶善敏等都集合到中央防疫处。防疫处仅有的一台显微镜是专门从日本采购的,这在国内其他医疗单位中,已经算是先进了。著名疫苗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赵铠举例说:“当时各医院还没有检验科呢,北平一些医院假使有一些临床标本要做些分离,要做些培养啊,就送到天坛的中央防疫处。”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敏

23
相关热词搜索: 那些公众熟知防疫先驱
上一篇:谢觉哉正文风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