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年先锋  >  正文

跨界骑手成青年就业新趋势

2020-07-31 10:50: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戴着醒目的黄色大耳朵头盔,天津高考那几天,外卖骑手杨博一直守在考点门口,随时准备替忘带考试物品的考生义务跑腿儿。

  杨博是天津大学化工专业的在职研究生,疫情期间学校没有开学,他便当起骑手小哥赚些生活费。

  据美团最新发布的《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通过美团获得收入的骑手总人数达295.2万,同比增长16.4%。其中,来自国家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新增骑手近8万人。90后骑手成为骑手主力,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骑手占比达24.7%。

  疫情影响下,“兼职做骑手”成为就业新趋势,近四成骑手有其他职业,其中不乏律师、舞蹈演员、导演、企业中层管理者、金融从业者、软件工程师等群体。

  34岁的闫宏(化名)是沈阳市的一名话剧导演,有时也会参与电影拍摄。以前,夏天是排练季,他通常会带着作品去各地演出。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各地剧场关闭,原定的电影拍摄也无法开机。今年4月,他成为一名众包骑手。

  “穿梭在城市各个角落,接触不同的人群,让我体验到了以往不曾有过的工作感受,也保障了基本的生活收入。”闫宏说,先活下来,才能活得更好,以后有机会想把这段经历拍到剧里。

  跟闫宏一样,受疫情影响而收入下降的人群不在少数。除了骑手身份,他们还同时是公司白领、小微创业者、律师、摄影师、厨师、Java软件工程师、企业中层管理者……身兼数职的“斜杠青年”,正成为就业新趋势。

  报告显示,疫情期间骑手工作吸纳了大量二产、三产从业人员。其中,35.2%的骑手曾是工厂工人,31.4%的骑手曾是创业者或自己做小生意的人员。

  除此之外,在数字经济平台推动下,零工经济正改变着传统的工作方式,给就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2020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近四成骑手有其他工作,其中8.8%的骑手拥有不止一份灵活就业的工作。

  而对于就业形势日益严峻的大学生而言,外卖骑手也是他们了解社会,寻找就业创业机会的窗口。

  今年大三的彭光彬,就读于山东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已经从事外卖配送工作超过两年。在他看来,做外卖让自己比同龄人成长更迅速,独立性更强。目前,他已成为济南长清大学城的配送站站长,覆盖8个学校、9个站点,以及近百人的大学生兼职配送团队。他表示,几年的外卖配送经验让他对高校市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毕业后希望能够继续深耕高校市场,找寻机会创业。

  像彭光彬这样的90后骑手,已经占据近半壁江山,成为骑手主力,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骑手占比达24.7%(包括网络大学、电大等成人继续教育学历)。以骑手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为大学生提供了社会实践和过渡性就业机会,帮助他们更快地融入社会。

  尽管受疫情影响,仍有近五成骑手每月可获得4000元以上收入。骑手工作覆盖全国众多市县,方便了不少从业者实现就地就近就业。疫情期间,跨省劳动力流动受到制约,骑手就地就近就业的比重明显上升。今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58%的骑手通过骑手工作实现本省就业,其中河南、山西、江西、黑龙江、广西、安徽、甘肃七个省区的本省就业比例最高,均超过90%。

  值得一提的是,人们对骑手的看法也发生了改观。报告显示,骑手对2020年上半年自己表现的满意度为3.87分(满分为5分),分值较高。一方面因为“网约配送员”新职业的确立给了骑手职业的尊严感;另一方面,在疫情期间,大量骑手在抗疫过程中的英勇表现让人们对这个职业刮目相看。

  报告显示,骑手“未来生活信心度”也从2019年的3.88上升到2020年上半年的3.97(满分为5分)。过去一年中,这些骑手中有44%的人给家人购买了“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22%的人选择为家庭添置“空调、洗衣机”等家电,还有不少人选择购买化妆品、医疗保健品、汽车、摩托车,以不同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意。

(记者 胡春艳)

责任编辑:李敏

23
相关热词搜索: 骑手青年就业新趋势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