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磊  >  正文

富民枳绝后重生

2021-04-09 09:19:40  来源:云岭先锋

(建议在WIFI下观看)

“多样地球 多彩云南”融合报道之⑥

富民枳绝后重生

富民枳——一种分布于昆明市富民县的特有物种,1992年调查时,尚存10株。2008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开展野外调查,富民枳原生地已无分布,属野生灭绝。在自然界,一种植物灭绝,常导致10—30种生物出现生存危机。保护濒危物种,就像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救援,有起点,没有终点。

经过10年的保护,如今富民枳已经在原生地繁育出6390株。

一个已经野外灭绝的物种,如何绝后重生?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了解富民枳的重生之旅。

【助读】

△富民枳

富民枳,又名野橘子,常绿小乔木,为云南特有种,云南省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也是昆明唯一以县市名称命名的濒危保护植物,作为珍贵的柑橘育种种质资源,其果实可入药,当地人称“止咳树”。

野外灭绝

富民枳首次进入公众视野,要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相关文献资料记载,1984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丁素琴等在富民县老青山首次发现富民枳新种。

此后数十年间,富民枳数量越来越少,据资料记载,1992年调查时,仅存10株生长于富民县。2008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开展野外调查,富民枳原生地已无分布,属野生灭绝。

2016年,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与富民县林业部门联合开展了富民枳野生资源补充调查,除发现从原生地移栽的野生种质资源(实施迁地保护的富民枳野生资源)15株外,富民枳已在野外灭绝。

灭绝速度为何如此之快,原因是多方面的。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高级工程师高雪松认为,富民枳生长在老青山的山脊附近,水土流失、石漠化加剧都加速了其快速灭绝。另外,富民枳的原生地是当地村民放牧的必经地,多年来,牛羊啃食也加剧了这一珍贵物种的消失。

△富民枳果实

“除了自然因素,人为砍伐、破坏也是重要原因。”高雪松还记得,前几年,自己到村民家中调查,有村民从家里拿出了一大袋晒干后作为药材的树根,高雪松判断,这些根来自多株富民枳。

高雪松还表示,富民枳可作为嫁接柑橘的砧木,也是其加速灭绝的原因之一。

由于富民枳野生资源快速减少,在云南省林业厅和科技厅于2009 年12月联合编制的《云南省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规划纲要(2010—2020 年)》和《云南省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紧急行动计划(2010—2015年)》中,把富民枳列入亟待开展拯救保护的“双二十”极小种群物种名录。

△具有一定药用价值是富民枳加速灭绝的原因之一

寻找富民枳

巍巍老青山上,富民枳逐渐消失的过程就如同“温水煮青蛙”,在当地村民心里并未掀起太大波澜,充其量只是身边少了一味药材而已。但在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们眼中,身边每一种物种在地球上的灭绝,都会给他们带来极强的“紧迫感”。

正因如此,2012年开始,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就开始介入富民枳保护工作,经过调查确定,富民枳当时在野外已经灭绝,但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迁地保护园曾移栽过6株、世博园树木园移栽过5株,这几棵树也成为当时发现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除了世博园和植物所,其他地方是否还存有富民枳?带着疑问,拯救中心技术团队开始了富民枳的寻找之路。

2012年初,经村民推荐,在老青山冬瓜林村村民龙德昌家中发现一棵。经过统计,这12棵富民枳为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前期开展育苗工作提供了研究基础。随后几年间,拯救中心技术团队建立的富民枳实生繁殖、扦插繁殖以及嫁接繁殖等育苗方法,为富民枳保育及种群扩大提供了技术支撑与保障。

尽管育苗工作取得一定突破,但种子资源匮乏依然是富民枳种群恢复工作面临的一大难题。为此,2016年2月,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联合富民县林业部门开展了3个月的野外调查。

3个月里,技术团队走遍了老青山的山山水水,遍访了龙马村委会的11个村民小组,寻找富民枳。

有很多次从山上回来后才发现,工作人员手臂、小腿已经被树枝刮出一条条伤痕。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调查即将结束时,曙光突然出现了。

“村民们说,独自住在山上的马鹿塘村村民韩德育家有3棵树,有可能是。”收到消息后,高雪松迅速赶往山上寻找,他把正在山上干活的韩德育请回了家,一对比,门前的果树正是自己3个月来苦苦寻找的富民枳。

四十多年前,还是小孩的韩德育从山里挖来3株富民枳,栽在屋前。奇怪的是,多年间,这几棵树既不开花也不结果,韩德育也懒得照管,任其自由生长。

△马鹿塘村村民韩德育讲述移栽富民枳的过程

高雪松高兴坏了,那天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冲着对方喊:“除了我,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棵树。”

自此,原生仅存的15株富民枳全部归位。

回归原生地

2014年,在省市林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开始开展富民枳保育生物学研究与种群恢复工作。2015年,该中心和富民县林业部门在当地建成富民枳回归重点试验区。

也正是从2014年开始,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带着100株培育的树苗来到这里,开始了富民枳的原生地回归种植之路。不过当时谁也没料到,这条道路会如此之难。

△回归种植基地的每一棵富民枳都有自己的编号

富民枳的原生地位于老青山山顶的一面斜坡上,向山而生,临沟却常年缺水。这里很多地方的坡度超过50度,光站立就很困难,更别说挖塘种树。

海拔近2600米的老青山道路崎岖难走,珍贵的树苗只能用车运到距离种植基地一公里外的一块平地上,想要越过这一公里多的崎岖山路必须依靠人背马驮。

这条路究竟有多难走?当地村民还记得,前几年,有牛羊踩空后从这里滚下山崖,找到时已经死在了谷底。多年间,滚下山坡的牲畜不计其数。

除了路窄难行,山高谷深,危险还来自大风吹起的小石子。在基地种树的日子里,有工作人员一年内就更换了几副被砂石砸坏的眼镜。

△工作人员在回归种植基地查看富民枳长势

即便到了基地,陡峭的山坡同样险象环生。2016年,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植物科科长唐金武和同事爬到种植基地上方一块稍微平坦的平台上考察,准备在这里建个水池,解决树苗灌溉难题。可下坡时不慎摔倒,他的手掌划在锋利的石块上,留下了一道近十厘米长的伤疤。

在山上干活,石缝里那些不计其数、咬到人就不松口的蚂蟥同样让人头大。不过几年下来,大家似乎已经对蚂蟥有了免疫力,甚至会在闲暇时调侃:“被蚂蟥咬过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不抽烟的男同志们上山时也会习惯性地带上一盒烟,因为“被蚂蟥咬上后,只要抖上一点烟灰,对方立马便松了口。”

事实上,相比上面这些危险,更让众人头疼的事情还在后头。

富民枳的原生地土壤贫瘠,土少石头多,工作人员趴在山坡上一锄头下去,往往震得手臂发麻。好不容易在石缝中刨出个坑种上树苗,还需要从其他地方挖来泥土才能将其覆盖。高雪松回忆,“有时候干了一个上午,可扭头一看才挖了两个坑。”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近十年间,富民枳开始一株接一株回归老青山。

△回归种植基地已经成活的富民枳树苗

2014年100株、2016年300株……

如今,回归种植基地的富民枳已经达到了6390株,成活率达到90%。经过不断努力,目前富民枳储备苗木已达2万余株,种群有望实现自我繁殖,从而彻底摆脱濒危状态。

让保护“落地生根”

10年过去了,如今的老青山回归种植基地里,6390株富民枳已长成规模,最高的已一米有余。每次到这里,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的工作人员们总会多带几瓶水,看到长势不好的立刻顺手浇浇。不过最让他们欣慰的,是村民的保护意识在不断提高。

△多带几瓶水,看到长势不好的立刻顺手浇浇

为了看护好树苗,基地专门聘了村民王兴明做护林员。老王护树苗很上心,前不久在基地干活时,他的脸被有毒的蚊虫叮咬,眼睛都肿成了一条线,大家见到他后差点没认出来。村民调侃他“变年轻了,脸上不见了皱纹”,老王不在意,呵呵一笑便又上了山。

韩德育和龙德昌也经常赶着牛羊经过这里,每次路过总会扭头多看几眼。前些年,除了知道这棵树从根茎到果实是他们祖辈治疗风湿、咳嗽的良方外,他们并未意识到这棵树究竟还有何用。

从前年开始,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每年给他们1000元的管护费,让其看护好门前的树,技术人员每隔一段时间也会往其家里跑,除了强调保护的重要性,还会为树修枝剪叶。

这让两人逐渐意识到,自家院子里栽着的原来是棵“摇钱树”,保护也开始愈发上心。韩德育专门养了条狗守在树前,不让外人靠近。出门干活时,只要听到狗叫,他就立马赶回家中,生怕有人破坏。

去年底,在精心修剪过后,韩德育门前的富民枳结出了三个果实,高雪松将果实取回单位,育出了十余株珍贵的树苗。

△富民枳果实

在保护富民枳这件事情上,当地村民们的意识也在不断提升。2020年,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在村里开了两场植物保护知识讲座,并专门运了几百株树苗发给村民,让他们尝试种植。  

高雪松说,未来富民枳的保护与拯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下一步,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将依托现有迁地保存资源,恢复和扩大野生种群,扩大其种群数量,扭转濒危态势。

关于未来,昆明市濒危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主任张玉萍还有更大的理想:“之后要加大与科研院所的合作力度,研究经济价值,真正让眼前的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工程师高雪松在用手机拍摄富民枳树开出的花朵

这个理想目前已经有了实现的可能,前几天,在回归重点试验区,众人惊喜地发现,有一株长势较好的树苗已经开出了洁白的花。

云岭先锋全媒体策划

记者 保磊 郝亚鑫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富民绝后重生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春城“鸥”歌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